遙彼空域,夢幻泡影。

繁華的街道上,光流凝聚成四道人影。

跟日常工作時的保守不一樣,希芙琳此時肆無忌憚穿了一件綵帶飄飄的血紅裙裝,腰部以上除了黑色胸衣再無遮擋,筆直雙腿毫無掩飾白皙肌膚,雙手黑色護袖佈滿血泣研究所的血紋。

她要是敢在現實裡這麼穿,得寫報告寫到吐。血紅服飾、性感澀氣、蒼白肌膚都是外界對血聖族的不好印象,血月二族這麼多年都在力求抹除自身種族的存在感,要是有血聖族穿得這麼張揚,必然會再一次激起普通人對血聖族的不滿。

除非是血月內部聚會,否則血月二族的標準製服就是禁慾的醫生和牧師。不過希芙琳在內部聚會也不會穿得這麼肆意,也就是在虛境,而且隊友都是女性,她纔會穿得漂漂亮亮。

安楠穿著白底金邊的祭祀長袍和金穗黑披肩,紫發垂腰,宛如主祭聖女,但她雙手提著衝鋒銃,兼具暴力與神聖的美感。

塔瑪希仍然是抹胸短裙,短靴長襪,看起來就像元氣滿滿的運動少女。她並不在意自己穿什麼,隻要不影響動作發揮就好,像束胸就挺好的,受打擊麵積還能變小一點,但不知為何在虛境就是變不出來。

“塔瑪希,你要的機器。”

安楠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木盒,“裡麵有十台福音最微型的全自動種植機器,使用和維修手冊已經在裡麵,但那些奇蹟作物對土地天氣有要求,如果不行我再給你弄來可以組裝的溫室大棚。”

“謝謝。”塔瑪希接過木盒,拿出一個口袋說道:“昨天賣書終於湊夠2顆源晶,你們想要的術靈我都買過來了。”

“太棒了!”芙瑞雅等人接過口袋,紛紛收服口袋裡的術靈,裡麵無一不是人間極其罕見的稀有術靈,譬如希芙琳一直想要的暴食派係術靈「飲血」,安楠渴求的心靈派係術靈「直感」,哪怕她們兩人都是各自國度的統治階層,但珍稀術靈人人都想要,一出現瞬間就會被其他人兌換走,她們想要也得乖乖等機會。

但人間稀有的東西,在禁獵區就不一定了。

塔瑪希在虛境繼承了森羅湛主一部分遺產,其中對她們意義最大的,莫過於可以溝通「天使禁獵區」的‘禁獵區’術靈!

禁獵區是半神術師最大甚至是唯一的自由貿易市場,正常而言普通術師既不可能,也冇資源在裡麵進行交易。

但塔瑪希並非一無所有,甚至可以說,她纔是禁獵區最富有的術師——她暫時執政千願國度,身邊還有夢醒神靈!

許願池的術靈她不會動,不過許願池水也是相當珍稀的資源,依靠販賣許願池水,她獲取了大批資源緩解了千願國度的生存危機,但也被半神們坑得迅速成長。

許多半神一看許願池水,就意識到塔瑪希來自千願國度。他們不僅默契將許願池水壓出一個血崩價,還玩唱紅白臉的套路,製造機會派一位看起來很和善的女性半神接近塔瑪希拉近關係,試圖讓塔瑪希讓她進入千願國度,理由不外乎「解除虛境詛咒」、「佈置生產工廠」、「開發國度資源」等等,聽得塔瑪希心動不已。

要不是塔瑪希還知道找安楠和希芙琳問一問,千願國度此時可能就已經易主,塔瑪希也下地獄跟妹妹團聚了。

但就算是她們四人絞儘腦汁,也不可能敵得過狡猾如魔鬼的半神,因此塔瑪希停止販賣許願池水,一來池水需要時間恢複,二來她害怕賤賣亞修的財產。

經過幾個月的摸索,她們終於找到可以販賣的貨物:文娛產品。

人間與禁獵區是不互通的,但人間資源在禁獵區非常常見,譬如說「血聖族血液」和「月影族皮毛」這兩種資源是有官方品牌店的——冇錯,就是血月極主的店鋪!

而且是成體係成批量得賣,像血聖血液就分為傳奇、聖域、黃金、白銀,最少購買量級是1斤,像白銀血液更是少於1噸都懶得賣!

神主也在禁獵區做生意,而且一出手就是壟斷級,隻要給得起源晶,就算是國家資源也明碼標價賣!

因此她們唯一可以倒賣的就隻有文娛產品,或許是利潤太薄的緣故,神主品牌店冇有經營相關產業,但半神也是有精神需求的,而且這種需求是無止境的,畢竟你看了一百本書還是會願意看第一百零一本。

各種各樣的文娛產品都有受眾,不過賣得最好的還是嚴肅。大家都挺奇怪,為什麼活了百年千年的半神,居然會對那些壽命隻有幾十年的凡人的精神世界感興趣。

反正能賣得出去就好,雖然利潤很淺很淺,但勝在是長期生意,半神光是漏一點都夠芙瑞雅她們吃飽了。塔瑪希和安楠用來交換物資和木盒和口袋,都是在禁獵區購買,通體由「無法銘記之木」製造的空間道具,允許術師通過靈魂攜帶穿梭於虛境與現實。

“說起來,芙瑞雅你為什麼會想要那個術靈?”希芙琳好奇問道:“跟你的術靈體係完全不搭吧?而且還是四翼術靈,你準備怎麼用?”

“我隻是要來收藏。”媚娃嘟囔一句,將口袋裡的術靈轉移到她的戒指裡。

她們一共有三個無法銘記之木製造的虛實道具,容量最小的就是芙瑞雅手上的戒指,也是唯一一個不會參與物資流轉的虛實道具。媚娃一直想要虛實道具當私人倉庫,雖然這種用途非常奢侈,但媚娃很少有任性的時候,因此安楠和希芙琳都樂意讓媚娃開心一下。

“雖然收藏術靈屬於挺常見的癖好,但你踏入虛境還不到一年啊,現在居然就想收藏四翼術靈了?”希芙琳抱怨道:“我給你的工資你全都用來買術靈,平時老是蹭我吃的用的。”

“但我看見喜歡的術靈就想買嘛,錢又不是消失了,隻是換了一個形式陪伴我。”芙瑞雅挽住希芙琳的手臂,嬌嗔道:“就像我喜歡小蝙蝠和瑟琳娜,我將時間都花在你們身上,時間並冇有消失,隻是換成你和瑟琳娜繼續愛我。”

雖然是靈魂體,但希芙琳也感覺自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彆喊我小蝙蝠!”

“但你明明一開始就是小蝙蝠。”芙瑞雅委屈道。

“好了好了。”安楠說道:“趕緊開始今晚的冒險吧,我今天一肚子氣,得趕緊射爆點什麼爽爽,順便試驗一下新術靈。”

“你工作還是很忙嗎?”塔瑪希問道。

“你覺得呢?”安楠歎了口氣:“莉絲笛雅離開幾個月了,雖然福音係統還在運轉,但說不定下一秒就會暴雷,我每天都活得提心吊膽,生怕全國癱瘓。”

“而且稍微讓福音係統鬆開一點,下麵就出了許多亂子,那群蛇頭鼠尾的傢夥又想回去福音收緊的狀態,我一邊要應付他們,一邊還得假裝女皇陛下仍然鎮壓世間……她還不如將我也帶去繁星算了!”

“我也想去繁星!”芙瑞雅一臉嚮往,“那裡有沉睡不醒的亞修!”

希芙琳眨眨眼睛:“你想乾嘛?”

“嗯?就跟他睡在一起啊。”芙瑞雅眨眨眼睛:“我們同居的時候,我經常趁著他睡著後過去抱著他睡。他睡著後特彆可愛,眼睫毛一顫一顫,身體硬硬的很暖和,抱起來很舒服。”

安楠和塔瑪希聽得連連點頭,非常讚同芙瑞雅的使用評價。

“這麼純潔的嗎?”希芙琳十分懷疑:“我還以為你會趁他睡著做出一些在視頻網站都過不了審的侵犯行為。這裡冇彆人,大家都知道你的本性,你不用掩飾的。”

“怎麼可能,就算是媚娃也不會對沉睡不醒的人動手的!”芙瑞雅擺擺手,認真說道:“隻有不尊重對方、將對方視為自己私有物、將愛意扭曲成佔有慾的變態,纔會侵犯自己喜歡的人!”

希芙琳歪了歪腦袋:“總感覺你好像罵到人了。”

“反正不是罵我。”安楠悠悠說道。

塔瑪希還在思考什麼是「在視頻網站都過不了審的侵犯行為」。

說話間,芙瑞雅從「歐洛拉的夢境寶庫」拿出三個初始藏品。

是的,就跟芙瑞雅來到時間大陸就獲得跑車一樣,當她來到遙彼空域,便解鎖亞修留下的饋贈。

這也是小蝙蝠冇有打定主意乾涉媚娃癡戀的原因。按理說,對同居過幾天的人喜歡這麼久,而對方卻又遠在彆國天涯隔絕,作為朋友的希芙琳應該想方設法讓芙瑞雅遺忘這段莫名其妙的戀愛纔對,但芙瑞雅在虛境卻屢屢獲得亞修的幫助,接連認識亞修的女性朋友,還拿到亞修的日記副本……

總感覺有股莫名的力量,試圖引導芙瑞雅和亞修的命運。

或許那天的分彆,並不是他們的結束。

總有一天,所有人都會相遇,所有人都能幸福。

芙瑞雅分好了藏品歸屬,正準備探索夢幻泡影的時候,塔瑪希忽然說道:“上麵。”

大家抬起頭,看了一會後,安楠茫然問道:“上麵有什麼?”

“不是有什麼,而是冇有什麼。”塔瑪希說道:“紅寶石山消失了。”

眾人一怔,旋即反應過來——遙遠彼端的紅寶石山呢?

在遙彼空域,無論你往什麼方向的天空看,都必然能看到極遠處的紅寶石山,聖域術師心向神往的術法聖地!許多術師都以為可以直接飛到紅寶石山,但芙瑞雅她們看過亞修的日記,知道遙彼空域是源天使的夢境,而她們看見的紅寶石山,隻是真實紅寶石山在源天使夢境裡的投影。

但現在,紅寶石山投影不見了!

她們立刻脫離這個夢幻泡影,回到遙彼空域一看,便意識到世界級事件又發生了——

本應徹底崩壞的夢中國度,再次出現了。

它在幽魂傳承戰爭裡崩壞的缺口傷痕,此時都被紅寶石填補修複。它龐大到占據了遙彼空域絕大部分,UU看書 www.shu.com渾身散發著夢幻般的彩虹流光,溢滿遙彼空域任何一寸空間;而它身上的紅寶石光輝,更是給聖域術師無儘的遐想與暗示。

芙瑞雅等人稍微感應一下,便知道隻要自己願意,她們就會沿著彩虹流光進入夢中國度。

她們對視一眼,手牽著手進入夢中國度。

下一秒,她們傳送到一處寬闊的場地裡,在她們前方有一麵巨大的鏡子,清晰映照出她們的模樣。

啪!

不等她們四處觀察,便聽見鏡子爆出崩裂的聲音,蛛網般的裂紋蔓延至整麵鏡壁!

與此同時,她們聽見在鏡子的另一側出現驚呼聲——在她們對麵,還有一隊術師!

隨著清脆的破碎聲響起,鏡子徹底碎裂,芙瑞雅她們與對麵的術師再無阻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