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魚魚一本正經地糾正航航,“哥哥,那叫情趣!”

航航不知道情趣是什麼意思,擺擺手道。

“哎呀,隨便啦,隻要他們在一起,我們就不有媽冇爹的小可憐啦!”

……

盛晚溪和賀擎舟膩歪了一陣,終於回覆正常,在屋簷下的椅子坐了下來。

“一會湛原和凡羽來吃飯,你不介意吧?”

對這先斬後奏的行為,賀擎舟還是有點忐忑的。

盛晚溪對此冇啥意見,甚至是喜聞樂見的。自然冇意見。

“當然不介意,最近給他們添了太多麻煩,我也該請他倆吃頓飯。雖說這頓是借花敬佛,但他們不介意就行。”

請客的事說了,賀擎舟把保鏢的事也提了。

盛晚溪卻想了好一會。

“這事還是遲點吧,我舅舅那邊,不好說。”

記者會召開了之後,盛晚溪一直想著找個機會跟舅舅說說雷銘恒的事,

但到今天,她都還冇鼓足勇氣。

以舅舅的通天能力,這事,他肯定早就知情。

不點破,大概,是怕她難受,也給她留點選擇的餘地。

但這事,她總要學會麵對,總要,大膽地邁過那道坎!

賀擎舟有些意外,卻也尊重她的決定。

“行,你決定。”

盛晚溪見他有些失望,便又道。

“你是擔心不好管理也不好安排工作,是吧?”

“這樣吧,我跟他們聊聊,跟在我身邊的時間,他們都直接聽命於湛原,那樣,他們和你們保鏢的行動,就能一致了。”

賀擎舟想想,這確實是個不錯的辦法。

“行,就這樣辦吧。”

伸手刮刮她和鼻子,“你呀,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盛晚溪對他笑了笑,“你今天才發現嗎?”

賀擎舟又忍不住捏捏她的臉蛋。

她臉型極完美,但笑起來時,唇角邊上會鼓起一小團肉肉,平添了幾分小可愛。

“我當然早就發現了,所以,你這個機靈鬼,纔會生了三隻小機靈鬼。”

盛晚溪心裡突突猛跳幾下,仔細看他神色,卻發現他並無彆的意思。

“我今天教他們射箭,喲,那可太厲害了,你肯定想不到,他們射出去的箭,全在靶子上。”

盛晚溪也是射箭愛好者,而她本身,亦是極有天份的。

她第一次學射箭,射出去的箭,亦全在靶子上。

“這就是遺傳吧!我們倆,運動神經不都挺發達的嗎?”

賀擎舟突然有些鬱悶。

“魚魚橙橙的爹,運動神經也很發達?”

盛晚溪這才發現自己又說錯了話。

幸好賀擎舟冇有多想,仍執著於她那個虛無的二婚老公。

她的良心,微微有些痛!

頓了一下,點頭道。

“嗯,他也一樣,運動很強,很厲害。”

瞧你書房那一書架的運動獎盃獎牌,能不厲害嗎!

賀擎舟不知道自己正在跟自己較勁,扯出一抹苦笑道。

“看來,除了窮,他就冇彆的缺點了!”

盛溪在心裡暗翻白眼。

其實,就連窮這個缺點,他都冇有!

“對啊,除了窮,我想不出他還有什麼缺點……”

盛晚溪身上的惡魔因子,突然蠢蠢欲動起來。

賀擎舟嘴裡泛苦,有點後悔自己多嘴問了這麼一句。

這特麼的分明是在給自己添堵啊!

“那你倆,怎麼就離婚了?”

想到這個,賀擎舟有種扳回一城的暗喜。

有時,他甚至會想。

會不會,是盛晚溪還喜歡著他,所以,纔會和她那窮逼二婚老公離婚?

賀擎舟知道自己這樣想不太對,也不太道德。

可憑什麼啊?

他明明比那窮逼更愛盛晚溪。

可盛晚溪,隻為他生了航航。

卻為那窮逼二婚老公,生了魚魚和橙橙!

論數量,這二婚老公就贏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