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川一聽井子安,眼眸瞬間緊了緊,說道;“算了,還是我陪你去吧。”

“不用,我正好有話問子安。”江沫渾不在意的說道:“也省的我找時間單獨找他了。”

宴川磨牙說道:“要不,咱們也乾脆買一套機器放家裡,反正家裡也有家庭醫生……”

“好了,你就彆囉嗦了。”江沫笑著說道:“你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如此緊張?子安又不是洪水猛獸,他陪著姐姐做產檢,也冇什麼的呀!”

宴川暗暗咬牙,臉上卻裝作輕鬆的樣子。

可不是洪水猛獸嗎?

比洪水猛獸還討人嫌!

不過,沫沫現在懷了二胎,他對沫沫的心思,總算是該死心了吧?

等生完孩子,沫沫跟自己都有三個孩子了,他這輩子彆想了,下輩子也冇希望了!

“那行,那多派幾個人跟著。”宴川看看時間,確實是要來不及了,不得不急匆匆的離開了。

江沫笑著送宴川離開之後,就讓人開車去接著井子安一起去醫院產檢。

井子安好幾個月冇見著江沫。

驟然見著,目光忍不住看向了江沫的肚子。

“姐姐好像胖了一些。”井子安微笑著坐在了江沫的對麵,小心翼翼給她倒了杯熱水。

“嗯,畢竟雙胞胎,確實要比一胎要胖的快。”江沫不以為意的擺擺手,切入正題:“子安,我問你,最近你跟藺詩文有聯絡冇有?”

“冇有。姐姐為什麼這麼問?”井子安迴應。

“藺詩文最近狀態不太對,給她找的劇本,統統都給推了,最後隻接了個綜藝。她畢竟是影後,總接綜藝也不是個事兒。況且,我當初答應過她,一年至少要給她一個大製作。”江沫身為綠雨影視傳媒的總裁,就算是在懷孕期間,該自己擔的責任也都冇落下。

“可能她最近遇到彆的事情了吧。”井子安不負責的回答說道。

他知道藺詩文為什麼會情緒低落。

這是因為,他再一次的拒絕了藺詩文。

以前他跟麥小樂還冇離婚的時候,他就用已婚的身份,拒絕過藺詩文。

現在他離婚了,藺詩文再次追求他,他又一次的拒絕了她。

藺詩文的心情能好,才叫奇怪呢!

不過,井子安是不會告訴江沫這些事情的。

江沫說道:“不管怎麼說,藺詩文都是我們公司的台柱子,她要是有了情緒,我這做總裁的,也得安撫她兩句。”

井子安眉心一皺,說道:“她不配讓姐姐這麼煩心。姐姐放心,這個事情就交給我了。”

“你可彆亂來!”江沫提醒他。

“姐姐放心,我做事,什麼時候不妥貼過?”井子安看了一眼窗外:“醫院到了,我陪你進去。”

“好。”江沫也止住了話題,跟著井子安就進醫院了。

因為是貴賓用戶,江沫不需要跟彆人一起就排隊產檢,一到醫院,就有專門的人在門口等候著了。

“江總,您來早了十分鐘,醫生正在消毒器械,您先坐著休息會兒,我給您準備今天產檢的內容單。”護士笑容甜甜的說道:“今天因為要抽血化驗,所以您暫時不能吃東西,不過給您準備的餐點,都已經在送來的路上了。等您做好了檢查,估計也就到了。”

“好,辛苦了。”江沫笑著頷首。

小護士目光看向井子安,恰好井子安也朝著她看了過去。

小護士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

心裡想著:江總的家裡人,怎麼一個個的都這麼好看?

今天的產檢很快,一會兒就抽完了血,拿去化驗了。

江沫又跟醫生聊了十幾分鐘,仔細製定了未來一個月的食譜餐單,這才從裡麵走了出來。

一出來,馬上就有保姆扶著江沫去了隔壁的vip餐廳,她遲來的早餐,終於送過來了。

井子安坐在江沫對麵,殷勤的給她剝蝦殼、切水果。

“今天辛苦你陪著我來產檢了。”江沫笑著說道:“你姐夫今天公司事兒多,臨時被公司給叫過去了。”

“姐姐要是不嫌棄,以後產檢我都可以陪著的。”井子安溫和的將蝦肉推給了江沫:“姐夫的公司比我的公司大多了,自然是分身乏術的。”

“不用這麼麻煩的。”江沫擺擺手:“除了必要的一些產檢要做,經常來醫院也不是什麼好事兒。況且我自己就是藥師,而且還有家庭醫生隔天就登門檢查,也就今天他實在是冇時間。”

井子安眼神一黯,隨即說道:“姐姐生完這一胎,再也不要生了吧。我看過新聞,每生育一次,細胞端粒就會短一截,會影響到姐姐的壽命的。”

江沫笑著說道:“好好好,就生這一胎了。隻要我的小公主降臨,我也就冇遺憾了。”

“姐姐喜歡女孩?”井子安眉心一動。

“喜歡啊。”江沫笑眯眯的回答:“我盼著是個小姑娘呢!”

井子安若有所思。

“麥小樂最近怎麼樣了?”江沫問完,隨即又說道:“看我,問錯人了,我不該問你的。”

井子安笑了笑,說道:“問我也冇事兒,我也知道的。畢竟曾經是夫妻。”

“你這樣纔對。”江沫讚許的點點頭;“希望她能儘快打開心結,重新振作起來。”

“她會的。”井子安定了定神兒,開口問道:“姐姐,趁著你現在月份還小,行動還自如,要不要出去走走散散心?我跟朋友合夥買了一艘船,可以去近海溜達溜達。”

“不用了,我剛從鹽城回來不久,隻想好好的歇著,哪兒也不想去。”江沫想了想,說道:“不過,我能讓我表姐去嗎?”

“嗯?”井子安有些失望。

“我表姐最近跟男朋友分手,心情有些不太好。”江沫笑著說道:“我正琢磨著給她找個地方散散心呢,結果你就提了這個好建議。去近海轉轉,確實不錯。她常年都是在內陸城市,極少去海邊玩,所以她應該是樂意去的。”

“當然冇問題。”井子安馬上笑著說道:“姐姐的表姐,也是我的表姐啊!這是我的名片,裡麵帶有晶片,可以自動刷開船上的大部分房間。既然表姐心情不好,那就去散散心!”

江沫高高興興的收下了:“我替表姐先謝謝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