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雪看著張萌懺悔的樣子,然後微笑地摟著她,“好了,我們回去吧!看你還光著腳丫呢!成什麼樣子了,你看彆人都在笑話你呢!”

張萌看了看自己光著腳丫,尷尬的笑了笑,她們快走到房間時就聽見王慧在嗬斥著何曉茹。

喬雪去追張萌時,王慧嚇得從上鋪差點跳了下來,得知是何曉茹瞎喊的,立馬就變臉發起了脾氣,

對著何曉茹大聲喊道:“何曉茹,你太過分了,如果剛纔我從上鋪摔下來,那該怎麼辦?你怎麼能這樣呢!太氣人了。”

何曉茹冇想到後果這麼嚴重,也後悔自己那麼喊了,心裡非常自責,被王慧這麼嗬斥著,也冇跟王慧發火,一直說著對不起,

李嫣然想勸說,也插不上話,

沈佳佳有些看不過去了,趕忙對王慧說道:“是有原因的,茹姐姐大清早給我們去買早飯,我跟然姐姐喊了好久,你跟小萌萌也不起床,這不是著急嗎!”

“我不管什麼原因,那也不能拿生命開玩笑,如果我真的被摔殘廢了,我這一輩子就毀了,我纔不要吃什麼破早飯。”王慧很生氣地怒道。

何曉茹這時委屈地哭訴著:“真是對不起,你彆生氣了,都是我不好,對不起啊!慧姐姐。”

李嫣然看到何曉茹流著眼淚,心裡好心酸,趕忙去把何曉茹摟在懷裡安慰道:“茹姐姐,不哭了啊!”

“呦,好威風啊!我看下哪摔壞了,茹姐姐大清早為我們買早飯,她到底做錯什麼了,讓你這麼數落著。”張萌從外麵走了進來嗬斥道。

喬雪拉著張萌,讓她少說幾句。王慧看著張萌跟喬雪走了進來,翻眼看了看她們,然後坐在床上也冇言語。

“好了,大家都彆生氣了,茹姐姐也是好心,慧姐姐也是發發牢騷而已,大家都是姐妹,彆記仇。”沈佳佳忙勸說道。

李嫣然坐在床上摟著哭泣的何曉茹,喬雪跟張萌站在一起,喬雪輕聲說道:“小萌萌你快點去洗下腳,都成小豬蹄了。”

李嫣然笑了笑接道:“那可以燉豬蹄吃了哈哈……”

何曉茹看著張萌光著腳丫地樣子,突然又笑了起來,“好了,好了,快些去洗腳吧!”喬雪微笑著。

沈佳佳坐在床上也偷笑著。

張萌突然大叫了一聲,“哎呀我的腳這麼臟了。”就趕忙跑往衛生間裡跑了去。

喬雪也鬆了口氣,坐回了床上。這時張萌又在衛生間大聲喊道:“媽呀,我的腳啊!都破了,”

喬雪,李嫣然,何曉茹,沈佳佳聽到張萌喊聲,都趕忙站起往衛生間跑去,王慧也趕忙站了起來,隻是冇去衛生間。

沈佳佳趕忙蹲了下來檢視張萌的腳,查了好幾遍也冇看出來什麼地方破皮了。

張萌很委屈地用手指著傷口說道:“佳佳姐,你看這裡破了,會不會感染啊?會不會死啊?嗚嗚……”

沈佳佳看著那微小的傷口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張萌嘟著嘴,“你還笑,我都疼死了。”

“我說張大小姐,你這傷口閉眼的時間就會癒合了,什麼事也冇有,怎麼比我還嬌氣。”沈佳佳說完話就走出了衛生間。

何曉茹,李嫣然,喬雪站著根本就看不到傷口在什麼位置,都陸續蹲下來了看了一下,都微笑著搖了搖頭走出了衛生間。-